导航菜单

两杆大烟枪(上)

晚清沧海事  上卷(26)

第二十一章  两杆大烟枪(上)

罗马主义




要说这大西北战场上,左宗棠麾下的军队里,最被人看不上眼的,就是黄鼎的川军和雷正绾的老湘军。


前面说过,黄鼎的川军,人首先就长得奇怪,一个个都是小矮个,活似一群霍比特人,而剩下的彝族士兵,则是奇装异服,武器样式怪异,好似一群半兽人。


更令人惊讶的是,不论是彝兵还是汉兵,人人都叼着一杆大烟枪,一路走一路吞云吐雾,不是咳嗽吐痰,就是哈气连天,看起来像痨病鬼一样,所以谁见谁摇头。


而雷正绾这个中江老表带的部队,更是诡异,前半截你看着还正常,可是一看后半截,我的妈呀,后勤的大车上,装的不仅仅是粮草弹药,还有婆娘娃儿,而且一扎营的话,大家就凑在一起搓麻将,这是集体出游还是打仗啊?


所以呢,想都不用想,这次围攻董家塬陕西穆斯林盘踞的老巢,主攻任务,自然分配给了军纪严明,武器又好的刘松山和刘典的部队,我们以后就简称他们为二刘。


而黄鼎和雷正绾的这两支杂牌军,不出意外的,也就是被安排了跟着打打杂,负责在外围拉一个封锁线,捡捡漏,抓抓俘虏之类的。


1869年的2月间,虽然黄土高原上,依然是寒风料峭,但是自从左宗棠左大帅来了以后,这供粮的问题,穿衣的问题,终于被解决了。所以大家吃的饱饱的,穿得暖暖的,自然也就不觉得寒冷了。


雷黄这两支看起来让人诧异的奇葩部队,各有六七千人,按计划在甘陕交界的长武县会师了,然后一同前往董家塬,准备和二刘的部队会合。


双方的将领都是四川人,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,再加上满口老子龟儿子的交流一番,自然倍感亲切。


左宗棠分给雷黄两支部队的任务都不重,所以他们全无压力,自然心情放松,于是就手牵着手,愉快的聊着天,高高兴兴的散着步,向甘肃出发了。


但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他们成了这场战役的主角,绝对主角。


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的是,他们已经被重重包围了,而且他们的对手,将是有史以来,武器最好,兵力最强大的一支穆斯林军,而这支穆斯林军的唯一目的,就是团灭他们。


他们能逃的出生天吗?看起来很悬!


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呢?原来,这都是教主精心安排的一场大阴谋,彻底打垮左宗棠的连环计,消灭黄鼎和董正绾,这将是最后的收官之作。


按照教主的计划,首先是在北京散布谣言,败坏左宗棠的声誉。然后再策动兵变,迫使计划前往围攻董志塬的刘松山和刘典部,半路回军平叛。


这样,只要截住二刘派出的通知雷黄的信使,让雷黄他俩,孤军深入,那么,教主就可以派出在董志塬的所有陕西穆斯林军,围住这两支弱旅,全歼他们。


教主的计划,现在已经成功了一半,陕北发生的军队哗变,已经在政治上沉重的打击了左宗棠,被他买通的言官已经纷纷上书,要求严惩左宗棠,搞得西太后压力山大,犹豫不决,举棋不定。


如果他再能如愿消灭雷黄二军,在战场上打败左宗棠,必然朝野震撼,就算他左宗棠的命再硬,西太后再信任他,再想玩政治平衡,左宗棠也不可能不倒台。


到了那个时候,朝廷很可能就会任用穆图善,担任陕甘总督,被迫采纳穆图善的策略,全面招抚西北穆斯林叛乱势力,在政治上做出巨大让步,最终失去西北的控制权。


那样的话,西北,将变成他教主的西北,他要建立的伊斯兰国,就有希望了,即使达不到这一步,退一万步讲,如果换一个人来的话,也需要时间适应,这就能为他赢得时间,让他有机会把生米煮成熟饭。


到目前为止,局势完全按照教主的计划在进行。教主准确的知道了左宗棠的调兵计划,因为说起来,教主和左宗棠现在都是体制内的人,教主的公开身份,是宁夏副将。


当然,左宗棠是不会告诉教主任何用兵计划的,但是穆图善有可能会告诉他,穆图善是西北的第二把手,什么事儿都瞒不住他的,而且他觊觎陕甘总督这个职位多年了,一直为了朝廷不断的派来空降干部,独独不选他而愤愤不平,所以自然而然的,他也巴不得左宗棠栽跟头,搞不好就会故意把情报泄露给教主。


即使穆图善有最起码的原则,不告诉教主这些军事机密,他一样有办法,了解内情。


这么多年来,他在甘陕一带经营的庞大情报网,也不是吃素的,绝对有能力把左宗棠的一举一动,调查得清清楚楚,更不要说这次几万大军的调动了,那是绝对掩盖不住的。


所以,按照教主的指示,在二刘出发前往董志塬,恰好走到半路上的时候,潜伏在陕北军营中,教主的间谍们,如期发动了哗变,杀死了部分留守的军官,又故意派人去给二刘通风报信。


然后不出所料,刘松山和刘典一听到这个消息,赶忙回军去救火,他们派出通知雷黄的信使,自然也不出意外的,被教主的人,成功的在路上拦截了。


这些对教主来说,不过是小菜一碟,毕竟到处都是他的眼线。


所以现在,雷正绾和黄鼎这两个瓜娃子,正懵懂无知,高高兴兴的走入了伏击圈,他们俩要面对的,是所有陕西穆斯林的精锐。


为了打赢这场仗,教主可是下了血本的。自从他向穆图善诈降以后,他成了宁夏的实际控制人,而且掌握了宁夏最赚钱的资源,盐业。


在清代,盐业是国家最重要的税收来源,我们知道的,后来那些著名的山西票号,最初都是从贩盐开始的。


而教主的商号本来就遍布甘肃,青海,蒙古,新疆,北京和山东,甚至在黑龙江也有据点,现在又有了盐业,自然锦上添花,越做越大。


这几年里,利用朝廷集中精力剿捻,无暇西顾的时机,他养精蓄锐,集中精力赚钱,他的资产就像滚雪球一样,快速的增加。


然后他用这些钱,一方面花重金,把金积堡地区打造成了一个堡垒密布,防守严密的独立王国,另一方面,他又通过沿海的回商们,向洋人们购买了大量的枪支弹药,大大增强了自身的实力。


他有一条秘密贸易通道,可以把这些枪支弹药,从天津转运入河北,再运到蒙古,最后又从蒙古转运回了宁夏,这几年里,一直畅通无阻。


现在,为了彻底扳倒左宗棠,他豁出去了,把这些原来准备用于防守金积堡地区的洋枪,大部分都投入了这次战役。


就在一个月以前,他出动了1500只骆驼,向董志塬的陕西穆斯林军,运送了大量的枪支弹药和粮食,他要让他们在这场决定性的战役中,有着最佳的装备,充足的物资。


现在白彦虎,崔伟,禹得彦,郝明堂,禹生彦,马长顺等等,陕西穆斯林的所有的精锐,已经倾巢而出,把黄鼎和雷正绾围得水泄不通,只等最后的收网了。


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,教主得意的捻须而笑,这一仗结束以后,清廷很可能会心灰意懒,放弃西北,他的伊斯兰国就有望了。


雷正绾本来也算湘军的一个名将,历经大小战役无数,一向是很能打的,从来没有吃过败仗,多隆阿带兵的时候,他可是军中的第三号人物,西北地区的绝对主力。


原来的他也是牛逼轰轰的,看谁都瞧不上眼儿,可是,自从上次哗变以后,他也开始灰溜溜的夹起尾巴做人,而且他的部队,士气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,整个就蔫了。


湘军


再加上墙倒众人推,雷正绾的黑历史,全被大家挖了出来,什么投机取巧,擅长奉迎,抽鸦片,包小妾,纵容士兵携带眷属等等,简直不胜枚举,好多人都觉得雷正绾光杀头都是不够,就算不灭九族,也该千刀万剐。


而且,名声比他好的多的陶茂林和刘蓉,都被罢官,削职为民了,他雷正绾名声这么差,不从重处理,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呀?!


所以,当左宗棠传他到西安问话的时候,他的三妻四妾们,抱着他哭成了一块,他连棺材都买好了,唯一能想的,就是一个怎么样的死法了。


没想到他战战兢兢的来了西安以后,左宗棠并没有问他哗变的事情,反而是问了他很多甘肃的风土人情,地形地貌,叛军的内部构成等等问题。


直到末了,左宗棠才问他,别人说你打仗的时候带着家眷,此事可当真?


雷正绾本来想否认的,在给朝廷的奏章里,他一直在否认这些指控,但是想到左宗棠大人是出了名的喜欢刨根问底,眼里容不得沙子,瞒他多半是瞒不住的,于是犹豫了半天,他点头承认了。


出乎意料的是,左宗棠并没有立刻指责他,只是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雷正绾接下来的回答,挽救了自己的前途。


他给左宗棠是这样说的:“大人,你也是带兵出身的,我也就不瞒你了。最初跟着多隆阿在陕西,所有的人都发了点小财,这一有了钱以后,大家就觉得命就值钱了,就不想打仗了。


后来入甘以后,经常吃不饱肚子,又离家万里,就更加人心思归了。


好多人揣着钱,心里烧的慌,都怕夜长梦多,哪天钱会没有了,所以急着想趁手里有点钱,回家修房子,娶媳妇,从上到下,没得哪个不想回家,于是逃兵就越来越多。


所以,只要这帮人手里有点钱,他们就绝不会安心在这里打仗。我必须想个办法让他们把钱花了。想来想去,我觉得女人是最能帮男人花钱的,而且也是最能拴住男人心的。


所以,我就带头买了些当地女子,也鼓励官兵去买,这样一来,官兵就不再寂寞了,心中也有了寄托,二来一旦有了女人帮忙,这钱几下就不够用了,所以只能老老实实的当兵吃饷。


而且我每次出去作战,之所以要把家眷都带上,也是为了防止士兵们临阵脱逃,他们要是往后一退,他们的老婆娃儿就要遭殃,所以他们不敢往后退,只有拼死作战。


这要是在其他地方,我绝对不会出此下策,可是在这个鬼地方,实在是没办法呀。”


听他说完,左大人似乎并不是很惊讶,只是淡淡的笑了笑:“所以你的兵哗变了,都能追的回来,而他们则办不到。”


最后,他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,撤职留用,戴罪立功,这让他简直大喜过望。


不仅仅如此,更让他意外的事,虽然他不是左大人的嫡系,但左大人也没有把他当外人看,派专人敦促,解决了他的粮食和军饷问题,让他的部队恢复了元气。


现在,除了武器没有换装以外,他觉得其他的一切都已经恢复了正常,当然,在很多人眼里,他依然是一个渣渣。


慈禧太后看着这一大堆奏章,心里略微有点疑惑,这哗变的消息,是穆图善用800里加急传来的,虽然说他有专折奏事的权力,但这么着急的揭上司的短,也未免有点太不符合官场的惯例了吧?


至于这言官的弹劾速度,更加的神奇。这奏报前脚才到,后脚他们就上书弹劾,难道这写文章不要时间的呀?特别是过节之前,应酬这么多,天天喝的二醉二醉的,实在来不及更新。莫非这帮言官,他们早就准备好了?


不过话又说回来,京城里很早就流传着左宗棠的种种是非,她也有所耳闻,会不会是大家早就知道真相了,只有她一个人被瞒着不知情,所以才觉得这一切稍微有点儿奇怪呢?


这左思右想,害的她一夜睡不着觉,于是第二天一早,她就派人去请,她在朝廷上最相信的一个人,也是最正直的一个人。


这个人就是曾国藩。


两人一见面,西太后特意给曾国潘安排好座,看了茶,然后开始故作轻松的聊聊天气,讨论讨论火山灰对航班安全的影响,又谈谈如何保持身体健康,强调下不吃转基因食物的重要性,东拉西扯,最后终于把话题落到了左宗棠身上。


曾国藩一听要讨论左宗棠,微微一笑,似乎早就知道了西太后的意图,但是出乎意料的,他给了西太后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,他是怎么说的呢?


莫急,我们稍等下再说西太后和曾国藩聊天的事儿,现在我们先来讲讲,雷黄二人走到哪儿了。


这个时候,他们刚刚越过了长武县,已经进入了甘肃,所在的地方,是一种非常独特的地形,叫做塬。


黄土塬


塬就是山顶上的一块大平地,只有黄土高原才有。它的特点是,四面都是陡峭的坡,上面却是平的,大小不等,小的只有几公里长,几百米宽,大的可能有上百公里长,几十公里宽。


在这种地形上,最适合打歼灭战。以前西夏的李元昊,就是在这种地形上,多次歼灭了宋军主力,从此一跃而起,建立了西夏国。


现在,教主也打算重复这个故事。而黄鼎和雷正绾,就是他下酒的菜。当然,穆斯林是不喝酒的!


雷黄两人走着走着,忽然发现怎么老是看不见二刘,周围却有很多穆斯林出没。最后,他们发现走不动了,前面有很多穆斯林凶神恶煞的堵住了路。


粗略数了一下,正面至少有四五万人,抄到他们背后的也有一两千人,全部加起来,是他们两个人部队的三倍左右。


让他俩最担心的是,好像穆斯林中有一大部分人,都是背着洋枪的,和他们两个人一样的洋枪,恩菲尔德1853式,一副来者不善的架势。


恩菲尔德1853式


看起来一场大战在所难免,虽然这两个人一脸的懵逼,怀疑自己走错了路,怎么会没有遇到二刘,却遇到了这么一大堆穆斯林?实在是意料之外,但两人也得赶紧应付。


于是,这两个人立刻布阵,雷正绾摆了一个矩形的长方阵,把辎重和家眷放在正中,把炮兵放在地势稍高之处,一切井井有条,一看就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。


但是等他布置完毕,回头一看,黄鼎的川军,居然排成了两列长蛇阵,间隔很宽不说,而且侧翼还是由手持冷兵器的彝军防守,这把雷正吓得出了一身冷汗,于是火速策马去找黄鼎。


“你娃这个样子搞要不得!你不弄个方阵,拿给骑兵一冲,你娃就瓜西流了!”雷正绾赶紧跑去告诫黄鼎。


“莫要虚火,你娃懂不起,杀猪杀屁眼,各有各的杀法。”没想到黄鼎理都不理他。


就在雷正绾着急的时候,白彦虎和其他穆斯林们,看着川军的阵型,也都乐了,这不是找死吗?!


于是他们很快做出了决定,用骑兵冲击彝族军队防御的侧翼,用炮兵轰击雷正绾的方阵,并派出少量的军队佯攻,牵制他的兵力,防止他支援川军。


然后手持洋枪的士兵们,重点攻击川军,和他们对射,一旦对方队形混乱,立刻由埋伏在洋枪队后方的两万多骑兵发动冲锋,彻底歼灭黄鼎的川军,然后再来收拾了雷正绾。


一切都安排得完美无缺,穆斯林军看来就要创造历史了,他们是否能重演李元昊的故事呢?


左宗棠现在恨不得自己能有三头六臂,这两天在西安,正忙着和袁保恒两个人算账,这要用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,需要的粮食数,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,如何调配?给谁不给谁?实在是伤透了脑筋。


前段时间,和陕西穆斯林的谈判破裂,所以,这进攻董志塬的仗是非打不可了,他安排好了各军的进军路线以后,本来是准备亲临前线指挥的,可是收服了董福祥以后,几十万流民的安置问题,却把他给拖住了。


哪些地方安置多少流民,需要多少安置经费,由谁来负责?这大大小小的官吏,争得个你死我活,都想从中间揩把油。


而左宗棠既要把流民安置好,也要尽全力防止贪污腐败,避免安置工作的失败。这些官场斗争,耗了他太多的精力,让他实在脱不开身,所以前线指挥的事情,就委托给了刘松山。


就在他每天忙得屁滚尿流,连吃个饭,喝口水都需要挤时间的时候,陕北军队哗变的消息,也传到了他这里,虽然规模不大,而且刘松山和刘典已经去处理了,但是还是引起了他的极大关注。


因为这事实在有点奇怪,以往的哗变,都是因为缺钱少粮,但这次,供应充足,而且是任务最轻松的留守部队,这就有点莫名其妙了,因为前面我们说过,湘军的待遇,是清军里最高的,所以闹待遇问题,这就很不正常了,感觉是有人蓄意煽动的。


最近怪事挺多的,左宗棠已经得知了,京城里到处都散播着对他不利的谣言,联想到这次的哗变,让他感觉到,是有只黑手在背后操作,一股看不见的恶势力,正企图把他打倒。


特别是,这事发生在二刘出兵的半路上,太蹊跷了,让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。


他把二刘的报告,又拿了过来,一遍一遍的看,突然他发现,刘松山通知了黄鼎和雷正绾,他要回军平叛,可是却没有告知黄鼎和雷正绾该怎么做,是进是退还是原地待命。


按理来说,这两个人会立刻来征求他的意见,可是,他却没有收到他们的报告。


越想越不对劲,左宗棠拿出地图一看:“不好,要出大事!”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,原来这是一个连环计,玩的是调虎离山,黄鼎和雷正绾危险了,他必须要马上想办法,去救他们俩,他该怎么办呢?


黄土塬上,几万穆斯林军也正在布阵。雷正绾骑在马上,拿出了千里筒,也就是单筒望远镜,观察着穆斯林军的举动,他看见穆斯林军纷纷下了马,开始列阵,手里也都拿着洋枪,粗略数了一下,居然有四五千杆。


接着,他看见他们正在从后面拉上来一个个大家伙,12磅的阿姆斯特朗前膛炮,一门,两门……居然有16门,这些都是当年陶茂林军哗变时,被穆斯林捡去的那些大家伙。


雷正绾感到了真正的压力,虽然天气很冷,北风像刀子一样的,但他还是冒出了很多的冷汗。


穆斯林军开始进攻了,禹生彦率领5000多骑兵,卷起了漫天的尘土,呐喊着冲向了川军由3000多彝族士兵防守的侧翼,雷正绾看见,还没有等骑兵靠近,那些彝族士兵就开始向后跑了……

水库论坛微信社群平台汇集各城市投资大咖,本圈是房产多军众多资深大佬坐镇 ,主要投资城市:重庆、上海 、杭州 、苏州 、杭州、北京、 深圳、 广州  、武汉、 南京、 沈阳、郑州、成都等, 房友自由交流各地投资心得 ,帮助小白解疑释惑, 定期交流楼盘信息及贷款信用卡等申请指南 。 铸造资产长城。抵御纸币通胀 ,集 体智慧打造一个有思想的财富管理交流平台。各省会城市均有群。

水库微信大群:目前是从1群到59群。 1群又称元老院。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。目前可有名额的可免费加入的只有59群。大群免费,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。已经在水库 各大群的,请不要再次加群,以节省群资源。

水库a8群需要验资,净资产达到1千万以上方可入群。 

水库信用贷信用卡交流群:交流各种信用贷信用卡大额申请技巧,使用技巧,撸羊毛实战凑首付技巧。

需要入群的朋友请微信搜索:689574 添加,验证语:入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