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
清军真的吃过人吗?

晚清沧海事  下卷(11)

第十一章(3)  征服新疆(七)道高一丈(3)



富德这个人,虽然出生自正黄旗,但是论背景,估计就像今天很多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一样,是中南海守门大爷的七大姑八大姨的某个舅子,或者侄子,鬼才知道的什么人,自然就不值一提。


所以虽然好像根红苗正,可是却没人知道出处,因此也只能不入流,在东城区从内卫小兵干起。


不过这个人可不像普通的老北京,上嘴唇挨不着天,下嘴唇也接不着地,不会吹,口才比今天门头沟开出租的都不如,所以就只能干实事。


没想到,这倒给他带来了好运气,为啥呢,你想想,北京城是什么地方,天子脚下,扫大街的都要装装领导干部,更不要说稍微有点背景的,那些人天天装深沉,随时看起来,就好像刚从中央政治局出来,才和最高层谈过心似的,一般的小领导,谁敢使唤这些人?


所以无论大事小事,只要是做事,大家就指着富德说:“那个谁谁谁,你去把这个事做下,再去把那个事做下……”富德嘴笨,又不会装,只能老老实实的去做事,一天到晚东奔西跑,无意间,也天天出现在了四处忙于应酬的大领导面前,混了个脸熟。


后来有一天,乾隆刚登基不久,中央警卫局缺人,准确的说是缺干事的人,大领导忽然想起了那个天天跑上跑下,忙得屁滚尿流的内卫局的小兵。


于是就问周围的人:“你们知道那个谁谁谁叫什么名字吗?就是天天跑到我们这拿文件送文件的,那个内卫局的小兵。”


周围的人一想,大概说的是富德吧,大领导一听,立刻让人下调令,把他要到中央警卫局听差。


这富德原来的级别,算不算科员都成问题,现在突然来到了中央,虽然还是个跑腿的,可是级别却变成副厅级,成了三等侍卫,也算是意外惊喜吧。


既然来到了中央警卫局,按照当时的惯例,就要参加讨伐四方的战斗,所以富德照例也参加了平定大小金川的战役,而且表现得相当好,立了很多功。


不过由于富德出身卑微,所以很容易被人忘记,但是话又说回来,由于大领导平常使唤富德惯了,所以送报功文书这类的琐事,自然还是要富德去跑腿。


结果富德站在大领导面前的时候,领导突然想起来了,报功文书上忘了写富德的名字,于是又临时把他加了上去,这样富德就变成了二等侍卫,正厅级干部了。


不久,领导又在其他的报功文书上,发现又忘了写他的名字,于是再次给他加上,接着他就变成了副都统,跨入了部级干部的行列。


由此看来,一个人嘴皮子不灵,又不会偷奸耍滑,经常被别人使唤,也未必是什么坏事,老天爷总是公平的,有付出才能有得到。


乾隆20年,收复新疆的战役爆发,富德一来表现的不错,二来也遇的好时光,前面的领导干部纷纷落马,这对公务员来说,那简直就是八辈子烧高香的好事,所以很快,富德就变成了新疆战场的第二把手。


现在富德奉乾隆之命,急忙从新疆伊犁西面的哈萨克草原,赶回了乌鲁木齐,不过由于乾隆催的很急,他也没有带多少兵,只有2000多人。


再说兆惠这边,听到侦察兵来报,说小和卓霍集占,在河的上游筑起水坝以后,惊出了一身冷汗,心想,这是要玩水淹7军啊!


于是他急忙召集了所有的军事将领开会,会上大家一致认为,哪怕再危险,也必须立刻突围,能冲出去几个算几个,不然全都要变成了落汤鸡,最后被对方一锅端。


接着大家决定,立刻回去准备,连夜就进行突围。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额敏和卓跑来找兆惠,对他说不用害怕敌人的洪水,更用不着冒险突围,我有一计,可以化解敌人的水淹威胁。


他这话一出,让所有的人都惊讶不已,滔滔的洪水怎么防?不会是吹牛皮吧……


乾隆终于收到了来自阿克苏的消息,兆惠果然被敌军包围了,虽然形势很危急,但是兆惠自己说,他还能坚持一两个月,这让乾隆多少看到了一点希望。


于是乾隆马上作出安排,他命令富德为定边右副将军,以最快速度进军叶尔羌,解兆惠之围;以副都统阿里衮、舒赫德、爱隆阿为参赞大臣,调集兵马、骆驼前往增援;令陕甘总督黄廷桂预备马匹二万,供西征清军调用。


然后他又命令北路的蒙古王公成衮扎布,征发驻扎在外蒙古,投诚清廷的准噶尔人,于次年从特穆尔图淖尔(今吉尔吉斯斯坦伊塞克湖)南下助攻。


听起来安排得挺恢宏,但是说句老实话,其实距离战场都相差十万八千里,而且还没有几个兵。


先说距离最近的舒赫德和爱隆阿,这两个人在阿克苏,兆惠在南下的时候,留了舒赫德和500名士兵在这里驻守的,而爱隆阿就是兆惠派去,北上负责接应的那800人的首领,这两支力量靠的最近,但是人数太少,下来也是找死。


至于富德和阿里衮,一个在乌鲁木齐,一个在巴里坤。富德从乌鲁木齐赶到叶尔羌,两地相距1600公里,比广州到郑州还远200公里,巴里坤则更远,相距2000多公里,几乎都相当于广州到石家庄了。


从这两地去支援兆惠,要走的距离,都是几乎南北穿越大半个中国的距离。


至于陕甘的兵和外蒙古的兵,乾隆给他们下的命令,都是争取明年能赶到,具体多久,都没有敢下死命令,这个时候才10月底,还有两个月才过年,乾隆都没敢指望他们今年能到乌鲁木齐。


所以,这要是走寻常路,时间是绝对不够的,富德一收到了命令,立刻就把这帐给算清了。


而且富德这还算的是,他立刻出发的时间,如果按照正常的进军方法,各路兵马全部都在某一地会师以后,再一起挺进的话,估计就是到了明年二三月份,也未必能赶到叶尔羌,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。


于是富德就想,能不能再快一点?他就找到当地的维吾尔族贵族,问他们有没有近路,对方回答说:“有!”然后又加了一句:“但是,那是直接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横穿而过,只有几个水源地,你错过一个,就会立刻全军覆灭。”



小和卓炸开了河坝,洪水滚滚的冲向了清军营地,不过全都流入了清军的壕沟里,然后又顺着壕沟被引到了低洼处,重新流回了河里。


清军不但毫发未损,还解决了喝水问题,气的小和卓吹胡子瞪眼,没想到又白忙活了一阵子。


原来,额敏和卓当年跟着清军退回到关内以后,为了适应关内的生活,就开始了屯田,所以也就学会了修建水利设施。


所以他一看见小和卓霍集占筑坝,就立刻想到了挖深壕分流,他根据小和卓修得坝的高度,估计出了清军要把壕沟加宽加深的工程量,他认为这是完全做得到的。


兆惠一听他说的有理,立刻动员清军连夜动手挖壕,然后再额外挖了几条引流槽,分别把壕沟里的河水,引向低洼地和河道,结果,从此清军的阵地前就有了一条护城河。


这正应了那句老话,偷鸡不成,反蚀了一把米。


眼看一计落空,小和卓霍集占决定再施一计,他下令绕着清军的阵地修一道城墙,让清军的一兵一卒都无法进出。


兆惠一看,这绝对不能让你得逞,不然我们岂不成了瓮中之鳖了!


于是他头几日做无动于衷的样子,好像不在乎对方修墙,可是暗地里却在寻找机会,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,他分兵两路,悄悄地摸进了敌人的营地里,然后一阵猛砍猛杀,打的穆斯林军屁滚尿流,狼奔豸突,然后趁机摧毁了敌人的围墙,烧毁了敌人的营地,得胜回营。


俗话说,无巧不成书,兆惠之所以在这天晚上突击小和卓,就是因为风高月黑。


所以,之前被小和卓霍集占逼跑的黑山派和卓的死党们,也是因为这一天晚上,风高月黑,因此也就勾结草原上的游牧民族,偷袭了大和卓波罗尼都的老巢,喀什葛尔(今天的喀什城附近),造成了不小的破坏。


但是消息传到小和卓霍集占的耳朵里,反而把他给搞糊涂了,因为作为一个聪明人,他容易想得太多,结果钻了牛角尖。

他反复的琢磨,就是想不通,为什么清军和黑山派,会在同一个时间发动了反击,难道是两者有勾结?


这让小和卓霍集占有点紧张,他觉得攘外必先安内,应该先彻底消灭了黑山派的余党在说,再加上他发现兆惠这块硬骨头,实在是不好啃,于是就派人送信给兆惠,请求和谈。


小和卓霍集占在信里说,大家之前的所有不愉快都是误会,现在要不我们各退一步,化解一下这个误会,我们撤掉对你的包围,送给你粮食,让你能退回阿克苏,你回去报告大清皇帝,说我们愿意臣服于他,很快就会派使者前往北京,上表称臣。


兆惠看着小和卓霍集占的信,一头雾水,这是什么状况?


因为他并不知道黑山派发动袭击这件事,所以在他看来,自己的小命至少有半条,还被小和卓霍集占捏着,对方却表示要向自己投降,这不是忽悠又是什么?


兆惠把信拿给大家看,所有的人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,小和卓霍集占肯定是在出阴招,不知道肚子里又有什么坏水在流,千万别理他。


于是兆惠就给小和卓霍集占回了一封信,简单明了,投降可以,你们兄弟俩立刻到我的大营来,跟我一起去北京,我保证路上你们的人身安全,其他的听皇上发落。


小和卓霍集占收到兆惠的信以后,又重新开了一个条件,兆惠一看就有点烦了,心想你把我当傻子呀,于是就对使者说,回去给小和卓霍集占说,不要东扯西扯,要投降立刻来我的大营,跟我一起去北京,要不就继续打!


看到兆惠的回复,小和卓霍集占多少有点愕然,不过他也不是真心投降,只是缓兵之计而已,于是双方又重新开打。

……


时光荏苒,转眼就二个多月过去了,马上就要过新年了,兆惠再次面临断粮,可是援军却遥遥无期。


这一天,兆惠带着众将巡视战场,望着远处的沙漠戈壁,顶着凌冽的寒风,让人顿生豪迈之情,有人不由的诗意大发,念起了岳飞的满江红。


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……”此情此景之下,众人离家万里,挽弓塞上,无不感同身受,壮怀满胸,很多人身不由己的跟着一起唱和。


兆惠虽然文化不高,但是听着众人的吟诵,也感到心潮激荡


“……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……”


听到这里,兆惠忙问众人:“刚才你们说吃的是什么肉?喝的是什么血?”


最先念诗的人一指敌军,说道:“就是吃他们的肉,喝他们的血。”


兆惠一听,高兴得一拍大腿说道:“好主意!”

……


以下这段文字源自当时的记录:

“惟拒守日久,粮日乏,仅瘦驼羸马亦将尽,各兵每乘间出掠回人充食。或有夫妇同掳至者,杀其夫,即令其妻煮之,夜则荐枕席。明日夫肉尽,又杀此妇以食,被杀者皆默然无声,听烹割而已。”


战争从来都是残酷的!

……


时间很快来到了1759年,乾隆二十四年正月初六,马不停蹄,抄近路跑了两个多月的富德,终于看到了希望,只要再通过最后的一个水源地,他就可以走出塔克拉玛干大沙漠,进入叶尔羌了。


一望无际的沙漠里,寒风凛冽,战马的嘴角都吐出了白沫,士兵的嘴唇也都干燥开裂,从上一个水源点携带的水早就喝完了,人马现在都疲乏到了极点,就在这时,维吾尔向导指着远处说,最后一个水源点就在前方,这次喝了水以后,就可以走出沙漠了。



众人听到了这个话以后,立刻来了精神,纷纷争着向前赶,免得落在后面,喝不上干净的水。


就在大家靠近水源地的时候,突然有人大喊一声:“前面有敌人。”话音刚落,密集的枪声就响了起来,走在最前面的几个人纷纷被弹雨打倒,后面的人急忙找地方隐蔽。


富德急忙上前查看,这才发现,天哪,有五六千敌人盘踞在水源地周围,如果攻不下这个地方,喝不上这水,全军都要完蛋。


富德急忙组织军队发动进攻,务必要夺下水源地,可是敌人早就在这里组织好了防御阵地,居高临下的射击富德他们,压的他们头都抬不起来,根本都攻不上去。


就这样激战了一整天,富德却没有丝毫进展。由于缺水已经到达了极限,战马开始纷纷倒毙,士兵全靠找山崖石块上,稀稀拉拉的冻着的冰块解渴,但是这样可是撑不了多久的,形势万分危急。


到底这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小和卓霍集占获得了情报,得知了定边副将富德率领援军,为了赶时间抄近路,强行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消息。


于是他就让大和卓波罗尼都带领五千多士兵,提前驻守在这个最后的水源地上,因为这里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。


他知道只要守住这里,清军就会全部渴死在沙漠里。


现在看起来,好像他的计划就要得逞了,这一仗如果打赢了,清朝的援军全部被歼的话,乾隆无论如何都必须向他低头,想到这里,他不由得开心的哈哈大笑……

水库论坛微信社群平台汇集各城市投资大咖,本圈是房产多军众多资深大佬坐镇 ,主要投资城市:重庆、上海 、杭州 、苏州 、杭州、北京、 深圳、 广州  、武汉、 南京、 沈阳、郑州、成都等, 房友自由交流各地投资心得 ,帮助小白解疑释惑, 定期交流楼盘信息及贷款信用卡等申请指南 。 铸造资产长城。抵御纸币通胀 ,集 体智慧打造一个有思想的财富管理交流平台。各省会城市均有群。

水库微信大群:目前是从1群到59群。 1群又称元老院。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。目前可有名额的可免费加入的只有59群。大群免费,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。已经在水库 各大群的,请不要再次加群,以节省群资源。

水库a8群需要验资,净资产达到1千万以上方可入群。 

水库信用贷信用卡交流群:交流各种信用贷信用卡大额申请技巧,使用技巧,撸羊毛实战凑首付技巧。

需要入群的朋友请微信搜索:689574 添加,验证语:入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