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
第十二章(13):大清王朝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,为什么会是和中亚

晚清沧海事  下卷(12)

第十二章(13)  治理新疆(十三)


“天不生仲尼,万古如长夜”。


仲尼就是孔子,在整个现代社会到来之前,每一个过去的人都相信,他说的话就是真理,无可置疑。


所以古代的人遇到事,第一要务就是想一想,孔子是怎么看的?


因此那彦成被道光皇帝派往南疆,调查这次叛乱发生的原因,他的依据自然也就是孔子说的那一套了。


那彦成这个人,和长龄有点不一样,他比较有担当,一旦想定了什么事,就立刻动手去做,不太在意别人的意见,甚至有时候,连皇帝的账也不买,换句话说,就是有点刚愎自用。


作为乾隆朝名臣阿桂的孙子,他的官宦仕途却起起伏伏,这和他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。


从嘉庆朝独当一面开始,他就立下过不世的功勋,被万人追捧,不过也因为办事虎头蛇尾,被皇帝一撸到底,最惨的时候,还曾经被充军伊犁。


从嘉庆初年开始,也就是乾隆还在当太上皇的时候,那彦成就开始负责解决白莲教起义的问题,后来又负责镇压过天理教起义,主持过在广东剿灭海盗。


虽然说这些事,那彦成做的有好有坏,但是他的经历,还是比较丰富的,自然经验也老道,所以说起来,他也算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平叛专家了。


那么现在那彦成要用孔子说的那一套,来分析新疆的问题,有用吗?找的准病根吗?今天的人听了,估计心中都会有一个疑问。


不过在那彦成的那个时代,孔子的说法就是真理,因为它在逻辑上是自洽的。


你看,按照儒家学说的理论认为,一个社会的好坏,根本要看它是不是合乎礼制,也就是遵不遵守既有的秩序。


同时还要看,每一个人的道德水平,是不是达到完美,能不能扮演好,他在这个社会中,应该扮演的角色。


按照当时人的想法,如果每一个人都道德高尚,恭谨谦让,皇帝能仁爱天下,当官的能清廉为民,老百姓也懂得遵纪守法,社会按照既有的秩序运行,那么这个社会一定是运转良好的。


相反,如果有人道德沦丧,比如皇帝昏庸无能,当官的贪污腐败,老百姓目无法纪,破坏了这个社会的正常运行,那么,这个社会就一定会出问题。


因此,在儒家看来,维持社会正常运转的根本,就是要维持这个社会,有良好的道德水平。


教化全体国人,让他们道德高尚,同时严厉打击那些道德沦丧的家伙,就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。


这一套理论,你就是今天听起来,也会觉得似乎有理,不一定能马上找得出,这种说法,到底哪里不对头,最后竟然让中国落后了!


所以新疆既然发生了叛乱,在当时的人看来,那就一定是有人道德出了问题。


而那彦成的责任,就是找出来,是谁干了坏事,破坏了这个社会既有的秩序,然后予以纠正,这样,南疆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。


当然,今天的人会对这些想法嗤之以鼻,不过在当时,谁要是敢怀疑儒家学说的可靠性,那就是在挑战社会的底线,绝对是要挨板砖,被人肉的。


别以为只有古人那么矫情,那么不开通,一切都拿道德说事,其实在新中国建立以前,中国人一直都是拿道德来衡量一切的。


鲁迅为什么要弃医从文,不就是觉得中国人大部分都是阿Q,道德低下,活得浑浑噩噩,没文化,没知识,会被世界淘汰。


所以他必须变成一个牛虻,去扎一下国人麻木的神经,让他们警醒,赶紧去拥抱现代文明,最后成为道德完人,这样中国就有救了。


同时代的蒋介石,为什么天天拿曾国藩说事?也是想让军阀们向曾国藩学习,变得道德高尚,不再拥兵自重,而是把军权交给国家,这样社会就大同了!


直到共产党在中国出现,告诉大家,一切问题都出在制度上时,大家才恍然大悟,原来问题还可以这么看。


共产党说,过去的制度叫做封建制度,资本主义制度,是不好的,现在我们要搞社会主义制度,共产主义制度,只有这些制度被实现了,大家才能过上好日子。


这个让人耳目一新的学说,受到了当时民众的热烈追捧,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们,都争着前往延安,人心所向,所以共产党最终打败了国民党,根本原因是在于理论创新。


可是制度说能够解释一切吗?其实未必!


按照我们今天一般人的看法,一个国家的好坏,根本原因就是制度问题,如果是民主制度的国家,那就一定是国富民强,如果是专制制度的国家,那就一定是国破民穷,可是真的是这样吗?


在我们今天的世界上,实行专制制度的只有不到30个国家,剩下的都是实行民主制度的,可是在一百五六十个民主国家里头,只有20多个传统的西方国家,过的有滋有润,至于其他的,那就只能“呵呵”了,这个问题该怎么解释呢?


而且即使在这30来个专制国家里头,其实差别也很大。


既有富得流油的海湾国家,高度发达的新加坡之类,也有发展迅速的中国,越南,柬埔寨等等,真正过得不好的,也就是金三胖的朝鲜,阿萨德的叙利亚等少数几个国家。


如果就比例而言,在今天的国际上,过得不好的民主国家,大概占80%左右,而过得不好的专制国家,大概只有40%左右,这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。


在今天的非洲和拉丁美洲,几乎全都是民主国家,即便是我们天天在电视上看到的伊朗和委内瑞拉,所谓的恶棍国家,他们也是民主国家,都是搞民选的,总统真是选出来的。


有人会说,那是因为他们民主搞得不够好,搞得不够彻底,所以他们不发达,不能怪民主本身。真是这样吗?


因为按照这个逻辑,儒家的人也会说,这个社会之所以没搞好,就是因为这个社会每一个人的道德水平不够高,如果每一个人的道德水平都足够高了,那这个社会怎么可能会不好?


所以儒生们也可以狡辩说,问题不是出在儒家学说上,问题是出在大家的道德水平不够高上,这个逻辑就同不是民主不好,而是你们没有搞好一样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
有人读到这里,可能会非常警惕,问我想干什么?很多人的脑子里,也许已经在徘徊着“舔菊”这个字眼。


其实这种心态,就像现代文明到来之前,大家听到有人质疑儒家学说,就想给他两耳光一样。


我发这番议论的目的,无关褒贬,只是想让大家知道,这个世界远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,不是单靠一两个理论就能解决的。


我们应该保持一种开放的心态,承认这个世界还有众多的未知,愿意向前探索。


而那彦成来到新疆的时候,他就是踌躇满志,自以为真理在手,能够洞若观火,查明一切,最后找出问题的根本原因,为大清一劳永逸的解决所有问题。


那么他能吗?他当然不能!因为拿着儒家理论去分析新疆问题,根本就是刻舟求剑,缘木求鱼。


即使我们今天的人穿越过去,虽然我们的知识更多一些,也不一定就能找准,当时所有问题的根源。


因为新疆的问题,是中华文明以前没有遇到过的问题,是另一个也有相当高度的文明,对中华文明的挑战,这种情况对于在东亚地区,一直一家独大的中华文明来说,也是第一次遇到。


而那彦成作为那个时代的人,他的视角就更加单一,只知道从道德和礼法出发,去考虑新疆的问题,自然就更不容易一针见血。


根据他的价值观,他认为这场叛乱,是由于以下的几个问题造成的:


第一,浩罕的统治者道德败坏,贪得无厌,所以会拿和卓家族作为筹码,不断的向大清索取,一旦得不到满足,就借机生事,要挟大清,是这次叛乱发生的主因。


对于浩罕这种敢于不尊敬天朝,不遵守朝贡制度,以下犯上的夷狄,必须杀一敬百,对它进行严厉的惩处。


那怎么惩处呢?那彦成建议,没收浩罕商人在大清境内的所有货物,房屋田产,将他们驱逐出境,断绝和他们的贸易,让他们知道没有茶叶喝,没有丝绸穿,也挣不到钱的后果。


等到他们山穷水尽,活不下去的时候,愿意把和卓家族的人交出来,然后再考虑和他们恢复贸易。


第二,整顿南疆的吏治,那彦成根据在内地的经验,想当然的认为,南疆的穆斯林为什么会参与叛乱?肯定是因为当官的贪污腐败,压榨老百姓的结果。


于是他就开始调查南疆官员们的腐败行为,不出他所料,果然发现了一大堆问题,什么官官相护,鱼肉百姓,贪赃枉法,内地官场里的毛病,这里全都有,而且还更严重。


于是那彦成就开始研究,为什么这里的腐败行为比内地还严重,他马上就发现,这里天高皇帝远,清朝驻喀什的参赞大臣一手遮天,大事小事都他一个人说了算,完全没有一个制约,这样不行。


于是那彦成就建议,以后新疆驻喀什的参赞大臣,必须纳入伊犁将军的管理,做得好做得坏,伊犁将军也必须承担责任,要互相约束,不能脱离监察部门的视线。


而且那彦成通过实地走访,进一步的研究发现,南疆的官员没有考核制度,特别是对民族干部,基本上没有什么约束,完全是放任自流,所以这帮人的表现就特别差,搞坏干群关系的主要是他们。


于是那彦成就建议,把南疆的民族干部也纳入考核范围,不能一味的强调维护民族团结,让南疆的民族干部,变成了老虎屁股摸不得,必须一视同仁,纳入国家的统一管理。


第三点,他认为这次穆斯林叛乱,中亚的游牧部落也掺和进来的重要原因,是清军在初期打击张格尔叛乱的时候,没有仔细甄别,哪些人是张格尔的附庸,哪些人只是跟着看热闹的,全都让大家挨了飞刀,结果导致矛盾被激化。


所以那彦成提出的补救办法是,对中亚的游牧部落进行平反,落实政策,该补发工资就补发工资,该提拔职务的就提拔职务,总之,把大家都团结起来,站到浩罕的对立面去。


当那彦成把自己的调查报告,还有整改方案上奏给道光皇帝以后,道光皇帝赞不绝口。


因为那彦成的这些结论,也符合道光皇帝的价值观,让他能够理解,所以他觉得,那彦成找到了问题的根本。


而且更让道光皇帝高兴的是,那彦成还向道光皇帝保证,如果照着他说的这些去办,那么浩罕必然经济崩溃,就会交出和卓家族,就可以彻底绝了后患。


而且通过整顿吏治,新疆官场的风气,自然为之一新,老百姓必能安居乐业,再也不会追随和卓叛乱。


如果能做到这一切,南疆根本就用不着长龄所说的八千军队,刚开始的时候,最多只需要六千人,随着大家的道德水平越来越高,最后只需要两三千人就够了。


那么,那彦成真的找到了问题的根由吗?他提出的解决方案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吗?最终能解决新疆的问题吗?


可惜的是,这份看起来很美的方案,根本就是异想天开的,也是绝对不可能落实的。


首先他完全忽视了宗教问题,浩罕根本就不可能交出和卓家族,因为浩罕的统治者,他们是以伊斯兰教立国的,如果他们交出了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“后裔”,他们就失去了统治的合法性。


其次,断绝贸易,不给浩罕提供茶叶和大黄,确实会让他们经济困难,生活不便,但是远远不至于让他们活不下去,所以,他们还是有实力进行反击的。



再者,整顿官场秩序确实是一件好事,利国利民,有利于改善干群关系。可是这不是新疆穆斯林参加叛乱的根本原因,极端宗教情绪,再加上阿訇的煽动,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本,但是,那彦成在这一点上什么也没有做。


这就好像今天的有些西方人,跑到落后的非洲去给当地人说,你们一人一票搞选举,你们的国家立刻就会发达了。


选举好不好?当然好!可是他们最重要的问题,是吃不饱肚子,挣不着钱!不告诉他们如何发展,光教他们投票,能解决这些问题吗?


当然不能,所以非洲依然是全球最穷最乱的地方。


那彦成的这些提案,同样存在这些问题,你说他的方案好不好?当然好,可是找对了方向嘛?一个都没有!


事态的发展,很快就偏离了那彦成的预期。


由于他的对外政策过分强硬,没有考虑到清朝的国力,早已今不如昔,没有能力支持后续手段,所以,当浩罕被经济封锁,逼得狗急跳墙,决定反戈一击,挑起战争的时候,清政府顿时傻眼了。


朝廷按照那彦成的方案,治理南疆两年以后,浩罕因为多次向清朝请求重开贸易,都被那彦成拒绝,所以决定豁出去了。


他们以大和卓波罗尼都的另一个孙子,张格尔的哥哥玉素甫之名,蛊惑中亚一带的穆斯林,发动圣战,再次入侵南疆。



清军驻南疆的部队,由于寡不敌众,被浩罕击败,南疆四城再次落入了浩罕和白山派之手。


虽然在这两年里,那彦成改革南疆吏治,确实让南疆的官场气象一新,可是在阿訇的煽动下,穆斯林完全无视这些变化,该反照样反。


玉素甫振臂一呼,南疆的阿訇们立刻跟着起哄,穆斯林们又好了伤疤忘了痛,把张格尔当年如何奴役他们的事情,忘个精光,拿起武器,又站在了穆斯林极端分子的一边。


南疆再次陷入了混乱,道光皇帝无奈,只有派长龄和杨芳,重新从北方各地,调集军队,准备再次从阿克苏南下平叛。


已经七十好几的杨遇春,也紧急被派往西北,募集军队,随时准备入疆作战,以防不测。


当清军终于准备好了,浩浩荡荡的再次南下的时候,浩罕侵略者和穆斯林叛军们,也想出了新的应对之招。


他们知道硬碰硬的,是打不过清军的,所以就玩起了打了就跑的战术,不和清军正面交锋。


清军长途跋涉,千里行军,好不容易才赶到了喀什,结果对方却早就脚底抹油,全都溜回了中亚。


清廷几万大军,不可能在南疆常驻,一看敌人已经跑了,只有班师。


可是前脚刚走,后脚对方又来骚扰了,于是清军又紧急杀回,对方却又溜得无影无踪了。


浩罕的这一招,实在是狠,准确的打在了清廷的软肋上!


道光皇帝被逼疯了,朝廷也扛不住了,清军这么来来去去的瞎转悠,每一次都是几百万两的白银往外撒,再多来几次,朝廷就干脆只能宣布破产了。


朝野上下全都火了,大家都被浩罕这个小王八蛋,气的快疯了,前线的将领请求再从内地增兵数万,兵分两路,直接进攻浩罕国,彻底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。


道光皇帝也被激怒了,卷起了袖子,准备大干一场,让浩罕知道大清的厉害,于是就组织朝臣,开始研究作战方案。


可是讨论来讨论去,结果却很让人泄气!


清军有没有可能打赢?当然有,在军事上,清军对浩罕军队有压倒优势,只要对方应战,清军就一定能打赢。


可是如果对方不应战怎么办?那就只有攻击对方的腹地,逼着对方不得不决战,但是要达到中亚腹地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。


北路从伊犁出兵,要走一千多公里,南路从喀什出兵,要走六百多公里,才能达到浩罕腹地,沿途都是高山,草原,沙漠,戈壁,大片大片的无人区,这粮食到底该怎么运过去?


于是道光皇帝组织兵部户部算账,算完了以后,大家全都灰头土脸,至少要几十万头牲口,上百万的民工支援才可以,在新疆,当时荒蛮的塞外之地,到哪儿去找那么多牲口和民工?


至于花费,怎么算也要二三千万两白银,这就是大家全体不吃不喝了,也凑不出这笔钱来呀!


得出了最终的结论,所有的大臣,不由的都摆出了一副苦瓜脸,看着道光,而道光皇帝的脸上,痛苦的都要拧出了水。


道光皇帝虽然心里怒火中烧,把牙齿咬了又咬,可是无情的事实,却始终让他“雄”不起来!


最后,道光皇帝冷静了下来,终于无奈的问手下的大臣:“如果我们同意浩罕的条件,重新通商,要花多少钱?”


手下的大臣想了想,回答说:“一两百万两吧!”道光听罢,一声长叹,无奈的挥了挥手:“就这么办吧”。



虽然最后认怂了,但是道光皇帝心里还是窝着一股火,觉得必须找一个替罪羊,他想起了那彦成,觉得这一切都是他惹的祸,于是将他一撸到底,撤职查办。


不过那彦成其实也挺冤的,他已经很尽力了,在那个年代,派谁去都是一回事,一个的根本原因,就是当时的认知只有这个水平,那彦成已经算是佼佼者,其他人去,只会比他搞得更差。


大清于是决定和浩罕和谈,重开贸易,不料浩罕却蹬鼻子上脸,条件越提越苛刻,不仅仅要赔偿他们之前的损失,对他们的商队免税,而且他们还要求,有权征其他中亚商队的税。


更重要的是,他们要有领事裁判权,在南疆发生的中亚各国之间的商务纠纷,全部由浩罕来决定,大清官员不得插手。


在大清的土地上不但要征其他中亚商人的税,还要私设公堂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!


可是浩罕说了,如果大清不同意这些条件,那大家就继续打下去!它赌清廷不敢跟它耗!


面对着浩罕这个无赖,道光皇帝是彻底没招了,最后只是有气无力的要求,浩罕必须承认大清是大哥,这是大清的底线,算是多少挽回了点面子,留下了一块遮羞布吧!


浩罕一想,嘴巴上吃点亏无所谓,反正实惠都占着了,于是就同意了,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,就此出炉了。


那么这个不平等条约,能为大清迎来和平吗?想得美!虽然浩罕的统治者,他们的目的只是想在大清的身上挖油水,可是伊斯兰教上层,他们却想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,下一场战争又迫在眉睫了!

水库论坛微信社群平台汇集各城市投资大咖,本圈是房产多军众多资深大佬坐镇 ,主要投资城市:重庆、上海 、杭州 、苏州 、杭州、北京、 深圳、 广州  、武汉、 南京、 沈阳、郑州、成都等, 房友自由交流各地投资心得 ,帮助小白解疑释惑, 定期交流楼盘信息及贷款信用卡等申请指南 。 铸造资产长城。抵御纸币通胀 ,集 体智慧打造一个有思想的财富管理交流平台。各省会城市均有群。

水库微信大群:目前是从1群到59群。 1群又称元老院。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。目前可有名额的可免费加入的只有59群。大群免费,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。已经在水库 各大群的,请不要再次加群,以节省群资源。

水库a8群需要验资,净资产达到1千万以上方可入群。 

水库信用贷信用卡交流群:交流各种信用贷信用卡大额申请技巧,使用技巧,撸羊毛实战凑首付技巧。

需要入群的朋友请微信搜索:689574 添加,验证语:入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