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
国与国之间,不过就是你死我活的丛林法则

国与国之间哪有什么公平正义,不过就是你死我活的丛林法则。
 
     1
 
  1986年,时任华中工学院院长的机械制造专家黄树槐教授,带队前往日本考察。
 
  在日本一家著名研究所,看到陈列的日本机床数控系统被涂上不同颜色,遂询问原因。有负责接待的日本同行悄悄告知:不同颜色是标明不同的销售区域。卖给欧美的是先进型号产品,卖给中国的是中低档或接近淘汰的产品。
 
  深受刺激的黄树槐教授和中国学者们就此立志:一定要搞出自己的高性能数控系统!
 
  回国后,黄树槐教授牵头在学校设立了多学科合作的数控研究所,也就是华中数控。
 
  你以为这是个励志故事,其实只是再次揭开了伤疤。
 
  三十多年后的今天,中国的GDP已经破百万亿,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完整的工业体系,中国被称作“世界工厂”。但与美国几乎同期起步,在号称“工业母机”的机床产业,却仍然落后挨打。
 
  去年高层曾直言:工业母机、高端芯片、基础软硬件、开发平台、基本算法、基础元器件、基础材料等瓶颈仍然突出,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。
 
  在高层眼里,目前中国的“七大瓶颈”之首不是芯片,而是工业母机,这个母机是什么东西?凭什么排在比芯片还靠前的位置呢?
 
  工业母机,广义上是指制造机器和机械的机器,狭义指数控机床。
 
  简单理解,就是输入好程序,机器就可以自动工作了,他可以把材料加工成你需要的形式。
 
  太空中遨游的飞船和卫星,天空中飞翔的飞机,地面上奔驰的汽车和火车,海洋中航行的舰船和潜艇,从民用工业和国防工业产品的制造,都离不开机床。
 
  不夸张地说,工业母机是国家基础制造能力的综合体现,特别是高档数控机床,其技术水平代表了国家工业化的水平。
 
  在工业母机之上,承载的是中国制造业的星辰大海。
 
  并且工业母机作为战略物资,更严重影响着国家的工业安全、产业安全和国防安全。
 
  但是,时至今日,我们的高端数控机床的国产化率不到10%,90%以上靠进口。
 
  
 
  我们现在虽然还是需求第一大市场,我们虽然还在贡献着全球30%的机床产量,可是在高端数控机床方面,真的是一家能打的都没有了。
 
  曾经威名赫赫的“十八罗汉”,一个个“弯道脱轨”,要么被并购,要么破产重整,目前活跃在舞台上的只有济南第二机床厂。
 
  2019年,中国规模以上机床企业15.1%亏损;2020年上半年,这个数字进一步扩大到24.1%。中国机床业曾经的“四大天王”,老大(沈阳机床)、老二(大连机床)破产重整,老三(秦川机床)亏得找不着北。
 
  在最新的全球机床企业排行榜TOP10中,日、德各占据4席、美国占据2席,中国无一上榜。
 
  这就好比一个体型庞大的霸王龙,不论看起来多么有震慑力,却始终被一群虎豹豺狼勒着脖子,
 
  难言安全。
 
  2
 
  工业母机代表国家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。
 
  正因如此,新中国成立的次月,西方部分国家就组建“巴黎统筹委员会”(简称“巴统”),对中国等国禁运包括高性能数控机床在内的上万种产品。
 
  1994年,“巴统”解散。两年后,《瓦森纳协定》出台,目的依旧是限制中国等国获得先进设备、技术与产品。
 
  而当中国机床业决心自主研发时,又因为总是落后于人,而处处挨打。
 
  1996年,当时的机床龙头沈阳机床耗资上亿元,引入美国桥堡的数控技术,但外方只发来一个源代码数据包,却不告知核心技术原理及使用原理,由此开发的数控机床成了废品。
 
  1999年,大连光洋进口日本机床时,日方强加了一串“霸王条款”:装机地点、用途要限定;擅自挪动机床,会被自动锁死,机床直接变废铁。
 
  2005年,沈机买下德国希斯,以为技术到手。没想到,德国法律规定,“本土知识不得外移”;五轴以上机床技术更对中国禁运。
 
  2007年,沈机打算用6000万欧元,买下一套数控系统源代码,但专家一论证,解读要5年,产业化再5年,技术早过时了。
 
  技术引进与合作走不通,摆在中国企业面前的,只剩下自主研发一条路。
 
  然而,这条路也不顺畅,凡是中国不能自主制造的,国外品牌便高价出售或禁售;凡是中国实现自主突破的,国外企业立刻低价倾销,让中国企业巨额的研发费用打水漂,但凡中国企业做出一点技术突破,国外就会无端打压制裁。
 
  2008年10月,美国无端指控华中数控等3家中国公司违反其国内法,对3家公司实施制裁。
 
  从1958年,清华大学和北京第一机床厂联合研发出第一台数控机床至今,中国机床业一直拼命挣脱于“中低端陷阱”,却一直深陷其中。
 
  偶有几次冲上“高端俱乐部”,也都成了昙花一现。
 
  而高端机床的不争气,背后实际是制造业的整体性短板。
 
  像轴承、螺钉不耐磨,背后是冶金技术不过关;数控系统不好用,背后是软件算法不精深;高端机床的专用芯片,国产的集成低、功耗大、价格贵,完全是半导体行业的锅……破解机床业的关键痛点,需要中国制造整体能力的一次涅槃重生。
 
  否则,即使经济数据再漂亮,增速再喜人,也不过是别人核心技术这把猎枪下的猎物。
 
  难言安全。
 
  3
 
  2月7日,漂亮国又将33家中国实体列入商务部的“未经核实名单”(UnverifiedList),对这些实体从美国出口商获取产品实施新的限制,并要求希望与这些中国公司做生意的美国公司进行额外的调查。
 
  可能很多朋友都不知道,除了这些高科技、高端制造业,我们的饭碗也一直被国外卡着脖子。
 
  你们平时爱吃的红烧肉、炸鸡翅、蔬菜沙拉、甚至很多粮食品种绝大部分也都是进口的种源。
 
  比如中国一年吃掉近50亿只的白羽肉鸡,一直以来都要进口原种鸡苗;
 
  比如猪肉,高峰时期中国一年要进口2万头种猪,丹麦、英国和美国的世界三大种猪,垄断了中国98%的种猪市场;
 
  甚至于北京烤鸭的种鸭都是依赖进口英国樱桃谷鸭的鸭种。
 
  蔬菜呢?在农作物的高端蔬菜领域,外国公司控制了50%以上的种子市场。
 
  西蓝花、芹菜、青花菜等高端品种80%靠进口,胡萝卜、菠菜、洋葱、高端番茄进口种子占比超过90%。
 
  就连我们的“蔬菜之乡”寿光的上千个蔬菜品种中,有80%都来自洋种子。
 
  是的,中国蔬菜之乡,最关键的种子命脉,被西方牢牢地抓在手里。
 
  被别人拿住的后果也显而易见。市场上最贵的时候,西红柿洋种子一粒10元,约合每克1250—2000元,比黄金都要贵很多。
 
  目前,我国前十强种子企业仅占国内种子市场份额的13%,剩余的87%都需要进口。
 
  设想一下,一旦外国粮商对我们断供种子,中国人吃不了蔬菜、养不了猪牛羊,14亿人的饭碗还能不能保得住?
 
 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,去年11月,我们自主育种白羽肉鸡打破国外垄断;最近,国内自主研发的猪芯片也实现了量产……
 
  我们的饭碗,必须牢牢端在自己手里。
 
  4
 
  有人说,我们的经济增速全球数一数二,我们有高铁,我们是工业大国,我们在多领域已经是世界一流了。
 
  譬如某个著名的老师在节目中说,民国时期我们就已经造万吨轮了。
 
  你能造一辆船一辆车,自认为就是世界一流了。结果,所有核心零件进口,制造设备进口,材料进口,外国一断什么都造不了。
 
  真正能造车,是从煤矿挖煤,从铁矿炼钢,从油田采油,从橡胶树割橡胶。煤用来发电,钢铁能加工成零件,石油能造出来汽油,机油,油漆,塑料,橡胶造成轮胎。你把它组装起来,这叫你会造车了。
 
  在造车上面还有个生产线生产设备也就是工业母机,煤矿挖煤,铁矿炼铁,油田采油都要有设备,都要有设备来制造设备。
 
  除了制造,还有个资源控制问题。大多数国家不能自己解决全部材料,矿产,农产品,要买外国的,保护供应链也是实力的一部分。
 
  尤其是我们中国,看起来已经很强大了,为什么还会被卡脖子?
 
  第一,外国技术壁垒牢牢封锁了技术和资源,一边封锁还一边暴揍你。
 
  你落后,人家揍你,你变强,人家揍你,你反抗,人家还揍你。
 
  想要强大到掌握核心技术和资源,很多时候就像西天取经,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。
 
  比如我们上面提到的工业母机。
 
  以日本发那科、德国西门子等为代表的国外企业,在数控系统领域均发展了近60年,积累了大量的先进技术。这些国外企业在中国已拥有了很好的市场品牌与客户美誉度,大多数客户已经习惯于使用他们的产品,形成了一个“产业壁垒”。
 
  一个完备的高端机床产业,涵盖资源,技术,设备,零部件等成百上千个环节,想要实现自主并完全突破各个环节,不仅要经历漫长的研发周期,花费大量的研发经费,还要经受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和打压。
 
  太难了。
 
  沈阳机床快速发展的那几年也是中国机床最辉煌的年份。
 
  2012年,沈阳机床以180亿元的销售额,问鼎世界第一。但是销量大增的背后,利润却没多少,因为核心技术依然牢牢掌握在他人手中。沈机一台卖35万的机床,仅是购买德国西门子、日本发那科的数控系统就要28万。
 
  你说,这不是大而不强是什么?
 
  我们的高端技术领域甚至一度陷入了与国外合作被坑,自主研发被制裁的两难境地。
 
  而为了能牢牢控制住我们的饭碗,很多国家更是煞费苦心。
 
  以高价回收农作物为诱饵,要求中国农民必须使用外国种子;
 
  利用“基因利用限制技术”让农民无法留种,持续买洋种子;
 
  开发“捆绑农药”的种子,杀死国产种子,绑架中国农田;
 
  根据“第三次全国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”显示,在湖北、湖南、广西等6省区375个县,71.8%的粮食作物地方品种消失,其中不乏优质、抗病、耐瘠薄的特性品种。
 
  由于西方粮食巨头已经建立起了极高的技术壁垒,导致我国的种子技术始终处于落后局面,研发出来的新种子卖不出去。
 
  如果告诉你,我们每天吃的肉蛋奶蔬菜粮食至少一半以上都被外国的种源垄断了,你是不是会大吃一惊。
 
  第二,我们自己好高骛远,急于求成,盲目追求规模,错失不少机遇。
 
  可能是因为地大物博,人口众多的原因,我们不管干什么都喜欢摊大饼。
 
  中国的开发商是这样,中国的高端制造企业也是这样。
 
  机床业是高技术门槛、强调专业分工,而且需要长期积累的典型,日本发那科、德国西门子等企业都是长期集中力量,聚焦做单一领域的冠军。而中国机床企业,但凡有了一定的成绩,就会走上贪大求快的道路,沈机、大机都是因此走入“万劫不复”的艰难处境。
 
  还拿曾经的机床龙一龙二举例吧。
 
  沈阳机床曾砸出10多亿打造出世界上第一款智能化、互联化数控系统——i5,并在i5推出后推出i5数控机床。时任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关锡友甚至提出要把i5锻造成机床业的“苹果”,颠覆机床业商业模式的宏图,但最终却被证明是步子迈太大。到2016年年初,i5已获得10000台超级订单,但当年沈阳机床却巨亏14亿元。
 
  而完成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大连机床,则不但打着“像造汽车一样造机床”的口号,大干快上,还造假骗贷融资,最终捅出数百亿债务窟窿。
 
  一家民营机床企业负责人曾深有感触地表示:高端机床技术创新绝不是投机,不可能一蹴而就,需要长期持续努力。我们连续十多年投入十几亿元研发,才攻下数控有关核心技术,而在这十多年里,一点产出回报也没有,一般企业根本撑不住。
 
  目前,地方产业政策更多是引导机床企业做大规模,致使一些机床企业“虚胖”——产值很大,利润微不足道,经不住稍大一点的市场风浪,很可能重蹈覆辙,倒在盲目扩张的路上。
 
  现如今属于工业母机概念的规模以上企业数量已经由2011年的4285家上升至2020年的5720家了。
 
  不知道这5720家企业中,能耐得住寂寞死磕的有几家呢?
 
  结
 
  80年代日本飘了,写出《日本可以说不》,而实际上,日本还是漂亮国主导体系中的世界第二,90年代就被打回去了。
 
  日本二战前看似海军也很强,结果二战打起来,日本被断了外国技术,资源,才知道战前强大的日本真被限制,会被削弱到什么程度。
 
  中国的GDP世界第二,目前也是只“大而不强”的霸王龙。
 
  你的水平不够高,地位不够高,依赖性又强,所以看似很强大,但是一被卡脖子就很难受。
 
  近年来的国际贸易争端暴露出了我们科技和高端制造业领域的短板,如同推翻了黑色的多米诺骨牌,担忧就像涟漪逐渐蔓延到更多的“硬科技”产业。
 
  所以你会看到,吵得再凶,闹得再僵,也要保持中国在世界大循环之中,宁可掀桌子也不能让中国回到封闭的状态。
 
  一边和你闹,一边拼命提升自主产业链的高度,掌控资源地。
 
  期待我们有了全产业链的技术,有了资源,不被卡脖子了的那一天。
 
  否则,14亿中国人永远难言安全。

水库论坛微信社群平台汇集各城市投资大咖,本圈是房产多军众多资深大佬坐镇 ,主要投资城市:重庆、上海 、杭州 、苏州 、杭州、北京、 深圳、 广州  、武汉、 南京、 沈阳、郑州、成都等, 房友自由交流各地投资心得 ,帮助小白解疑释惑, 定期交流楼盘信息及贷款信用卡等申请指南 。 铸造资产长城。抵御纸币通胀 ,集 体智慧打造一个有思想的财富管理交流平台。各省会城市均有群。

水库微信大群:目前是从1群到59群。 1群又称元老院。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。目前可有名额的可免费加入的只有59群。大群免费,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。已经在水库 各大群的,请不要再次加群,以节省群资源。

水库a8群需要验资,净资产达到1千万以上方可入群。 

水库信用贷信用卡交流群:交流各种信用贷信用卡大额申请技巧,使用技巧,撸羊毛实战凑首付技巧。

需要入群的朋友请微信搜索:689574 添加,验证语:入群